设置

关灯

魔君的仆人

    顾渊站在床边,看着熟睡的少女脸庞,不由得地低头一笑。

    “顾倾城的后人也不过如此嘛...”男子一脸冷淡地望着床上近乎赤裸的曼妙女体。

    月色撒上男子的侧脸,只见他瞳孔呈现出暗红色,上扬的嘴角,竟露出小尖牙,野性又张扬。

    顾渊走到水镜前,沉声低喃道“没想到我魔族的圣物——魔镜,竟被你这个蠢货用来送给一个女人当镜子把玩儿,可笑!”

    只见镜中竟有另一个顾渊的身影,顾渊单膝下跪,单手扣礼,低头答道“魔君大人,顾兮兮目前招来的灵魂不稳,需用水镜实时监视和控制灵魂才可。”

    听罢,魔君并未会回答,他讥笑了几声,嘲讽着顾渊那见不得人的私心。

    魔君在房内随意漫步了一会儿,停在西域晚来玉面前,伸手直接腐蚀了晚来玉,不过片刻,消失殆尽。

    后手给了镜中的顾渊一记魔刀,只见顾渊未敢抵挡,任凭魔刀穿过腹腔。

    “废物,你可知今日在镜玄面前擅自迷晕这个女人的代价?”魔君面色如墨,尾指不停摩挲着域牌。

    只见顾渊忍痛,喘着气音,答道“属下,只是担心镜玄发现顾兮兮的异常,影响您的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