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身体果然还有别的灵魂吗?

    这是顾茜茜第一次看见修士的法术,悄悄记下了晓谕的动作,打算回去练练。

    顾茜茜踏上了云梯,每踏离一步阶梯,云便会散开,顾茜茜带着晓谕踏上这艘华丽的画舫船。

    上了船的晓谕似乎格外兴奋,“小姐,听说在水一方打造了新的炼气境界,可适合您和太子殿下了。”

    顾茜茜心中吐槽,原来这个在水一方看起来这么装逼,居然修炼的境界啊,可这适合男女约会吗??这古人都是边谈恋爱边学习吗?(黑人问号脸)

    只见一阵琴声响起,门帘随风扬开,顾茜茜看见一个身着红衣男子正在抚琴,“没想到少主竟未与太子殿下一同前来..”声音好似叮咚泉水般悦耳,抬眸相视,只见男子眼眉如魅,乌发如瀑,衣领还是微微敞开的,依稀间可见性感的锁骨与胸膛...

    什么鬼?我是少主?顾茜茜内心十万头草泥马奔腾,正在思考如何答复时。

    只见她的身体竟自己动了起来,她迈着轻盈的步子,扬袖将岸边的野客花唤来编制成花椅,落座于其中。

    漫不经心言道,“无妨,本宫于此等候太子便可。倒是你,花无心,现在不该在此吧?”话里藏着丝丝寒意,只见顾茜茜勾起了轻嘲的嘴角。

    只见顾茜茜瞬移到了花无心身边,按住了他的琴弦,用食指挑起了花无心的白皙的脸庞,俯身在他耳垂旁说“若坏我大计,休怪我无情。”

    花无心不由得低头轻笑,抬头望着顾茜茜的双眸,透过瞳孔看向了另一个人,沉声道“属下不过是关心一下少主的安危。随口一问罢了。”

    花无心边说边笑得越来越猖狂。“阿花,从始至终都是效忠于少主。”说时,狠狠加重了后面两个字。

    只见顾茜茜面色如墨,深深看了花无心一眼。

    花无心不再纠缠,携琴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