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主人与母狗(2)(主线,梁砚文,高h,SM调

    

      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浑身赤裸着,身上绑着黑色皮质的束缚带,将她的身体包裹着,胸部突出来,上面的乳夹还挂着金色的小铃铛。

      她的皮肤白皙莹亮,黑白分明,给人带来强烈的刺激,不仅是视觉上的,还有身体里的。

      她的屁股撅着,就对着门口的方向,露出的小花穴粉嫩,外面留着一截粉色的线,里头的跳蛋传来嗡嗡的声音。

      她有些难耐的晃了晃自己的屁股,似乎是在祈求什么,可口中塞了球,说不出话来,只能呜咽着,口水从球上的洞里露出来,落在她的脸颊上和枕头上。

      梁砚文的下身几乎是立刻就抬起了头。

      但他的面容冷静,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他走到温春宜的面前,拿起放在一边的小皮鞭,用手柄那一头抬起她的下巴,声音冷静低沉:“小骚货,等不及了?”

      梁砚文穿着一身灰色的搞定西装,衣冠楚楚,袖口上银色的袖口闪着光,显然是刚从什么重要的场合上回来。

      他年纪不过叁十五岁,但已经是很有名望的企业家,风格狠厉,眼光毒辣,野心勃勃。但这一切,又都被他那看似温润的外表包裹着,旁人只怕是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看似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人,私下竟然会说出这样粗俗的话来。

      这样的反差,只有她能见到。

      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温春宜就觉得体内一阵更加难以忍受的瘙痒。

      她摇摇头,眼睛都湿润了,说不出话来。

      梁砚文的手指抚过她的耳朵,又缓缓挪到了她的胸部,她的奶头已经挺立像是一个红色的小樱桃。

      他的手指带着一点清冷的温度,所到之处都带来一阵强烈的战栗感。

      梁砚文捏着她的奶头:“硬了,想要吗?”

      温春宜拼命点头。

      梁砚文手上的力道加重,揉捏她娇嫩的奶头:“想要什么?”

      温春宜说不出话来,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呜的声音来,口水顺着她的嘴角留下来。

      “真是下贱啊,”梁砚文感慨,站在她的面前,将她的脸对着自己的下体,然后取下她口里的球,冷声道:“给我舔。”

      终于可以呼吸的温春宜大口地喘着气,像是被捞上岸的鱼。

      但梁砚文不给她时间喘息,就将她的脸整个按在了自己鼓起来的裆部,说:“舔。”

      温春宜的手还被束缚着,只能用牙齿咬下他的拉链,然后用舌头伸进去,可怎么也无法将他的那个热铁释放出来。

      她着急不已,抬起头,求助地看着梁砚文。

      梁砚文问:“你该说什么?”

      “帮帮我。”

      话还没说完,梁砚文就挥鞭在她的背部打下来,疼痛叫温春宜的身体缩了一下,伴随而来的是更多的刺激。

      她情不自禁地弓起了后背。

      “重新说。”

      温春宜眼角含泪,扬起脸:“求求主人,帮帮我。”

      “啪——”

      又是一鞭子。

      “重新说。”

      温春宜几乎要哭出来:“求求主人,帮帮小母狗,母狗弄不出来。求主人赐小母狗你的肉棒。”

      梁砚文总算是满意,伸手将早已经胀大的肉棒释放出来。

      释放出来的一瞬间,巨大的肉棒弹了一下,就弹在温春宜的脸上。

      他没有洗澡,肉棒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腥臊味,但不难闻。

      梁砚文是个爱干净的男人。

      紫黑色的肉棒上,盘旋着青茎,顶端已经开始渗出液体。

      温春宜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然后就上下的舔弄起来。

      当肉棒被小嘴包裹住的一瞬间,巨大的快感立刻就从脊椎传入大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