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少爷与玩具(5)(副线,强制,3P,高h)

    

      江家大宅内此刻来了不少城内的名流,他们都是受邀来参加江家收养的小女儿余铛铛的十八岁生日宴。

      但是主人公却到现在还没有露面。

      众人面面相觑,偶尔似乎能听到楼上传来奇怪的声音,但很快便有家里的佣人去打开了家里的音响,于是无人敢去深究这声音的来源。

      余铛铛恍惚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里。

      她被人束缚住手脚,陷入沼泽和泥泞,越是挣扎,就陷得越深。

      她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想要张嘴呼救,可嘴里就被什么东西堵着,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的内心绝望极了。

      “哭什么?”

      江烈残忍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他伸出手指,将她已经被汗沾湿的头发拨到耳后,温柔的语气里带着残酷和冷血:“铛铛不舒服吗?你的小穴,咬得好紧呢,我拔都拔不出来。”

      余铛铛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

      她现在整个人趴在江烈的身上,胸部压在他坚硬的胸膛上。

      江烈那粗大的鸡巴,从下自上捅进她的穴里,他的腰身不断往上,肉棍仿佛有弧度一样,一下下钻进她的体内,带来一阵阵的战栗。

      他每拔出来一点儿,都会带出她甬道内的淫水,和精液翻搅在一起,变得浑浊不堪。

      药物已经在她的体内叫嚣着,混乱了她的意识和神智,余铛铛只感觉体内有什么东西在翻涌沸腾着,体内的水一波接着一波地往外涌出来。

      她的声音非常虚弱:“四哥,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江烈一点儿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将肉棒往上戳了一些。

      他的大掌拉开她的双腿,逼着她整个人以一个一字形趴在她的身上,小穴被迫大开着。

      双腿酥麻的感觉,让余铛铛的肉洞绞得更紧了。

      “肏了好几次,骚穴还是这么紧,还说不要。”

      江烈的身体不时往上顶,每一下都顶的又深又猛。

      余铛铛已经流不出眼泪了,只能嘶哑着嗓子:“为什么?”

      她不明白。

      在江家这么些年,她和江烈一直相处得相安无事,她完全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江烈和江磊连续这样的玩弄。

      江磊从后面趴上来,身体半压在她的后背上,手指沾了口水,伸进去她已经闭合上的小菊穴里。

      他的声音很温和,可是在余铛铛听来却残忍极了。

      “我们的铛铛恐怕还不知道吧?你以为你爸爸是救了江明成所以你才能被收养的吗?其实啊,你爸爸是咱们江家的内奸,要不是他作为司机泄露了江明成的行动路线,江明成那个老狐狸能被袭击?”

      余铛铛的身体猛然一震,睁大了双眼:“不可能!不会的。”

      江磊邪魅一笑:“是不是很惊讶?江明成也是两年前才知道的,那时候他原本要杀了你泄愤的。是老四保你的。江明成说,这几年如果谁能做得最好,你就归谁。”

      余铛铛不敢置信,转过头看自己身下的江烈,他的那个东西还插在自己的身体里。

      江烈的眉头紧蹙,幽黑的双瞳深不可测,如同是一口井。

      这么些年,他一直把自己的情绪藏得很好。

      余铛铛害怕他,觉得他这个人无法触碰也不能琢磨。

      可事实远比她想象得要残忍得多。

      江磊伸出舌头色情地去舔她的后背,激起余铛铛的身体都浮起了好多鸡皮疙瘩,他坏笑着,将自己的肉棍抵在她的后穴上。

      “江烈这个小子也是真的狠啊,你知道他在江明成那老东西面前发了什么誓吗?他说如果他这两年内不替他拿下榆城另外叁个港口,他就带着你彻底离开江家。”

      “当然了,老四虽然拼,但是毕竟还不够强大,所以我稍微帮了一点儿忙……”

      江烈的眉头皱得更紧,那张总是不带有表情的脸,沾染上了情欲,额头上冒着汗。

      余铛铛看着他。

      他正好也抬起眼眸看向了余铛铛。

      余铛铛被他眼里浓烈的占有欲和情欲弄得心惊肉跳。

      她偏过头去,咬着嘴唇,想要唤回一丝理智和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