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弟弟和情人(2)(主线,梁砚沉,高h,母狗

    

      陌生人的插入带来完全陌生和刺激的感觉。

      他的肉棒完全钉入了她的身体深处,严丝合缝地将她的身体填满。

      “你,你是谁?”

      温春宜惊慌不已,扭过头就要回去看,但身后那个人的体格健壮,按住她的脖子,然后整个身体覆盖上来,几乎是毫无缝隙地紧贴着她的。

      “王八蛋,让开。”

      温春宜扭动着身体,想要把身体里那个东西挤出去,可越是挣扎,那个东西反而进得越深。

      扭动之中,那个东西碰到了温春宜甬道内最敏感隐秘的那个小点儿。

      刺激的感觉潮水一般涌来,她本来就已经足够敏感的身体立刻颤抖了起来,说出口的拒绝都变成了娇媚的喘息。

      “湿得这么厉害,还说不要?”

      一个听上去略微年轻的声音自她耳边响起。

      那个人的身体往前耸动着,卵袋击打她挺翘起来的臀部,发出清脆的声音,那个男人似乎是得了兴致,竟然又快速抽动了几下,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来。

      “你,你出去!”

      温春宜咬着牙,勉强维持一丝理智。

      “我就不。”

      那人声音笑嘻嘻的,十足的油盐不进,他伸出手去捏她的奶头,像是搓面粉团一样,把她粉嫩的奶头揉搓得又翘又挺。

      “大哥真是会享受,居然金屋藏娇。”那人说着,手掌缓缓往下移动,在温春宜的肚脐眼上停留了一会,然后又继续往下,来到她的花穴口,捏住了那个小小的花蒂,“让我也来看看,大哥调教出来的女人功力如何。”

      大哥?

      他是梁砚文的弟弟?

      “你既然知道我是你大哥的女人,就赶紧放开我。不然你知道你大哥生气了,会有什么后果的。”

      身后那人低笑了一声,竟然真的停下了动作。

      温春宜以为自己的恐吓奏效了,可下一秒,自己的身体就被那个人翻了过去,两个人赤裸着身体相对。

      温春宜看清楚他的脸。

      一张年轻俊朗的面孔。

      和梁砚文有点相似,但和梁砚文的气质是截然不同。

      梁砚文浸淫商场,心思极深,五官深邃,面容坚毅,很少会有太多情绪的欺负,就算是在床上,也很少会有极度激动的时候。

      温春宜一度怀疑梁砚文这个人是石头做的。

      当然,他的鸡巴也是和石头一样坚硬。

      可面前的这个男人,年纪看起来要小很多,修剪干净的利落短发,眉毛浓黑,眼睛却是丹凤眼,向上挑起一个非常妖媚的弧度。

      他的嘴唇很薄,带着一点儿笑意,只是那笑容,怎么看都有点儿不怀好意。

      “我叫梁砚沉。”

      那人说。

      温春宜咬牙切齿,现在她赤裸着被他压在身下,还刚刚被插了,谁关心他叫什么啊?

      梁砚沉见温春宜一副要吃人的表情,笑嘻嘻的,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不要这么生气嘛,被我干,你也不吃亏,是不是?男人过了叁十岁体力就大大下降了,我可比大哥好多了,而且我还比大哥帅得多。”

      梁砚文才一点儿都看不出来精力不济的样子好不好?

      哪一回不是把她干得死去活来的?

      温春宜腹诽,看着眼前那张笑得张狂的脸就有点儿轻蔑了,挑起眼角:“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对自己的床上功夫盲目自信。”

      梁砚沉听后也不生气,竟然扬眉,认真思考片刻:“我觉得我说得挺实在的,和我上过床的女人,没有不满意的。要不,你也试试?”

      温春宜被这个男人的脸皮惊到了:“我不试,你让开。”

      梁砚沉敛了笑。

      他不笑的时候,漂亮的桃花眼的弧度便多出了几分锐利来。

      温春宜忽然有些心慌,她试着坐起来,可身体刚刚往上一点,就被梁砚沉扑倒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