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老板与伙计(2)(主线,蒋涛,春药,口交)

    

      刚才从倒酒到递给温春宜,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江烈竟然能找到机会,在众人的眼皮子底下,将药投进酒里,这个人的身手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

      但现在显然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蒋涛头一次面对这种情况,二十来年的处男手足无措,只能先将温春宜扶到里头的休息室。

      这时,手机响起,是一条未署名的信息:

      “送你的礼物。”

      蒋涛将手机丢到一边,抬头看去,眼前的温春宜已经神志不清,双颊红透,整个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双眼混沌,显然已经甚至迷离。

      温春宜感觉到热,要命的灼热,从身体里一阵阵往外烧。

      她伸出手去拽自己的裙子:“唔,好热,好难受……”

      蒋涛赶紧取了湿毛巾,敷在温春宜的脸上。

      可温春宜并不买账,反而很生气,把毛巾拨到一边:“不要这个,不要这个……”

      “你要什么?”蒋涛慌乱不已,“送你去医院吗?还是要吃什么药能缓解?”

      温春宜没耐心了,她整个人都快要被融化了,身体里到处都被点燃了火,她去揉自己的胸部,捏自己的奶头,可别的地方又开始痒。她只好又腾出手去戳自己的穴口,那里已经开始淌水了。

      可手指哪里够,何况身体到处都是火,顾此失彼,一处被满足了,另一处就加倍地难受。

      温春宜几乎哭出来:“难受死了,你快点想想办法。”

      陷入情欲的温春宜,说出来的话都是娇媚得不像话。

      蒋涛跟个愣头青一样站在原地,试探一样地伸出手,可手伸出去了,又不敢真的去碰她的身体,停在半空中。

      温春宜没了耐性,一把拽过他的手,将他的食指含在嘴巴里吮吸。

      “老、老板娘……”

      温春宜吸他的手指,又把他的手指往下,放在自己的洞口处,说:“唔,伸进去,插我,好痒,受不了了。”

      蒋涛的身体跟石头一样僵硬,内心的矛盾简直把他撕裂了。

      纠结了半天,蒋涛还是咬咬牙转过身,从外面的货柜上取了一个还没开封的按摩棒:“老板娘,这个应该可以……”

      温春宜已经辨别不出他的话了。

      蒋涛打开包装,还不忘用消毒湿巾先将按摩棒消毒了,这才抵在了她早已经泛滥的洞口。

      “老板娘,我、我要进来了。”

      蒋涛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这话有歧义,但温春宜此刻那儿顾得上这些,扭动身子,像是个魅惑的蛇妖:“唔,进来,进来,快插我……”

      蒋涛深吸了一口气,将按摩棒送了进去,一进去,他便听到温春宜发出了满足的喟叹。

      “好舒服,嗯,进来了……插得好舒服……”

      蒋涛眼睛都开始红了。

      他鬼使神差一般,按了底部的开关键,那顶端可以活动的棍部就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她的甬道内开始扭动起来。

      温春宜娇喘的声音更大了:“啊,啊,舒服,动了,啊,好舒服……”

      真是……

      蒋涛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形容词,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字。

      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