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花好与月圆(1)(正房找上门?)

    

      从苏城回来之后没两天,就是中秋节了。

      温春宜自己孤家寡人惯了的,对这种合家团圆的节日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但她自己不过,不代表别人不过。

      店里的小伙计几天前就和温春宜请了假说要回老家,温春宜只好自己去店里守着店。

      正赶上假期,商场里头人很多,人来人往的,但温春宜的小店里头却很是冷清,偶尔会有人经过,好奇地看两眼店里,对上温春宜的目光之后,又低着头匆忙走开。

      温春宜见怪不怪,百无聊赖地坐在柜台后面玩着手机游戏。

      这时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大白天里头来店里的人多半是出于好奇进来看看的人,因而温春宜也没多在意,头都没抬,只是说了句“欢迎,随便看看”。

      但来人却对货架上的东西似乎并不感兴趣,径自走进来,在温春宜的面前站定了。

      温春宜察觉到,抬起头来,和来人相对而视。

      站在柜台跟前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她带着鸭舌帽和墨镜,墨镜遮住了她的大半张脸。

      女孩摘下墨镜,露出的脸难言疲色。

      “叶小姐?”

      温春宜有些讶异。

      叶姿彤似乎并不奇怪温春宜会认出自己,点点头:“很抱歉,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打扰温小姐。我知道这样很冒昧。”

      温春宜自然知道无事不登叁宝殿的道理,当下心里头也清楚了她的来意,说:“叶小姐稍等,和我进办公室里头再说吧。”

      温春宜给叶姿彤倒了杯温水,放到她的跟前。

      叶姿彤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握住玻璃杯,汲取一些温暖,面上稍稍有些了血色,她定了定神,看向温春宜:“温小姐,我来,是要冒昧,请你帮我一个忙。”

      温春宜始料未及:“我能帮您什么呢?”

      叶姿彤眼中泪光闪烁,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我想要拜托温小姐,帮我留住这个孩子。”

      她抬起头,再一次看向温春宜,看着她惊讶的神色,叶姿彤惨淡一笑:“听起来是不是很荒谬?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温春宜自认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还是头一回被人提出这样的请求,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恕我直言,叶小姐,这个孩子是你和孩子爸爸的事情,我无法干涉你们的决定。”

      “是,但是……”叶姿彤停顿了很久,有些凄然,“孩子爸爸……他不想要这个孩子。”

      “为什么?”温春宜脱口而出,随即意识到这种问题太过冒犯,随即说,“不好意思,我不是要探听你们的隐私。我只是有些惊讶。”

      叶姿彤摇摇头:“没关系。我能理解。”

      她继续说:“孩子爸爸说他还没有做好准备,这个孩子会打乱他的计划和他的人生,让我把孩子拿掉。可是……”

      她眼里泪光闪烁:“我那天去检查,医生告诉我,孩子已经有胎心了。我听着仪器里传来的‘扑通——’‘扑通——’的心跳声,他已经有了生命了,我怎么能忍心呢。”

      温春宜对这种母爱并不能感同身受。

      但眼前的女孩子此刻的无助和不舍,却是真切的。

      叶姿彤再一次抬起头,急切地看向温春宜:“温小姐,所以我真的想拜托你,帮帮我,帮我留下他好不好?”

      帮她?

      她要怎么帮?

      他们自己哪个不有权有势,哪个不是家世显赫,哪个不是有头有脸。

      轮到她一个小破店的老板来插手这种人生大事吗?

      但温春宜不想把话说的太直白:“叶小姐,这种事,你知道的,我是帮不上忙的。我只是一个外人。”

      叶姿彤摇摇头:“你不是外人。我知道你在他心里,还是很特别的。”

      温春宜有些想笑。

      虽然她有心理准备,她和蒋震的事情不会成为秘密,毕竟这圈子就这么点儿大,很多事情大家嘴上不说,心里头还是清楚的。

      但她压根都没想到,这未来的正房老婆主动上门竟然不是为了给自己个下马威或者找自己麻烦,而是拜托自己帮忙,让自己留住孩子的。

      而理由竟然是自己在那人心里的位置不一般。

      这件事比狗血的电视剧还要再狗血一些。

      温春宜没说话,叶姿彤静静等着。

      忽然,她捂着嘴巴,冲到门口的垃圾桶的位置,抱着垃圾桶干呕起来,但她呕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

      她又重新走到沙发边上坐下来,温春宜递过去一张纸巾,她接过去,抱歉地笑笑:“抱歉,我的孕吐反应有些严重。”

      怪不得她看起来比之前几次要憔悴许多,也消瘦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