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花好与月圆(2)(孩子的父亲竟然是……)

    

      盛家还保持着大家庭的旧作派,这种年节总是少不得要聚会。

      但自从八年前温春宜从盛家出来之后,这叁年五节她就再也没回去过。

      眼下老爷子死了,温春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忽然一下子鸡犬升天了,竟然还能获得允准回去过中秋。

      虽然这在她看来,也不是什么光荣骄傲的事情。

      温春宜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的七点半。

      她一进大厅,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低沉,一点儿也没个过节的氛围。

      温春宜正疑惑着,忽然听到二楼书房出传来高亢的人声,伴随着什么东西砸在地上的闷响。

      领着温春宜进大厅的佣人悄悄告诉温春宜:“盛铎被叫上去了,好像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温春宜点点头,沿着楼梯走到书房的门口。

      盛钦的书房隔音很好,隔着门也听不到里头具体说什么,只能听到里头隐约传来的争吵的声音。

      温春宜凑近了也听不出什么,转身要走的时候,书房的门忽然从里头打开了。

      盛钦站在门口,一脸愠色。

      温春宜看向他的身后,只见盛铎正背对着门口,跪在书桌跟前,地上散落了一地的书本,还有已经碎裂的电脑屏幕。

      “你进来。”盛钦冷着声音说。

      现在进去,肯定不是个好主意。

      温春宜这点儿求生的本能还是有的。

      但盛钦正在气头上,温春宜肯定不能这个时候去触他的霉头,而盛铎的背影看起来也太可怜了。

      温春宜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

      听到动静的盛铎回过头来,他的双眼通红,也不知道是挨了揍,还是哭过了,但温春宜料想在盛怒的盛钦跟前,他肯定是吃了些苦头的。

      温春宜故作轻松:“这是怎么了?挨揍了吗?”

      盛铎梗着脖子,跟个桀骜不驯的小牛犊子一样,看着温春宜,也不说话。

      温春宜敛起笑容,又问:“到底是怎么了?犯什么错了?”

      盛钦走过来:“为什么不回答?”

      盛铎脊背挺直:“我的态度已经很清楚了,我不会跟她在一起。”

      “你觉得和她在一起,委屈你了?”

      盛铎沉默片刻:“我不喜欢她,而且我的年纪也还小,觉得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

      盛钦冷笑一声:“你以为年龄是你的挡箭牌?你和别人做爱、内射、让别人怀孕的时候,你可没觉得自己是个小孩子。现在人家家里找上门,问我们要如何处理这件事,你也打算要以自己‘年少无知’搪塞过去?”

      内射?

      怀孕?

      温春宜听得晕头转向。

      这是怎么了?

      怎么好像所有人都在赶着怀孕?

      温春宜问:“怎么了?他让谁怀孕了?”

      盛钦看了她一眼:“叶家的小姐。”

      温春宜冷不丁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击中,脑子一懵,讷讷地重复了一遍,像是要确认:“叶家的小姐?哪个叶家?叶姿彤?”

      她看着盛铎:“叶姿彤怀的是你的孩子?可是你们是怎么认识的?你不是一直在学校里吗?叶姿彤不是蒋震的未婚妻吗?”

      盛钦冷冷看着沉默不语的盛铎,面色愈发阴冷:“方才叶志良跟我打电话,先通了气,问了我们这边的态度。”

      “他说,叶家小姐不愿意拿掉这个孩子。如果盛家愿意认是最好,如果不愿意,他们也不介意自己养大一个孩子。”

      盛铎又一次说:“我不喜欢叶姿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