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抱抱

    

      宁奚有些搞不明白,新来的阿姨会做很多菜式,但是工资要价却比一般的市场价要低。按理说做事勤快又细心的阿姨工资要求会相对高一些,但新来的这位阿姨却只肯接受一半的工资。她心里有点疑惑,但宁尚海要忙一个月左右,总不能天天在家吃泡面和面包。

      宁奚从桌前站起来,把阿姨装好的餐盒放进了保温袋里,刚要转身就被身后的阿姨叫住。她摘了围裙,端着热好的牛奶连忙往前走了几步:“宁宁,把这个喝了再走,喝点牛奶才会长高呀。”

      阿姨大概五十岁左右,长得一副温柔细致的样子,虽然上了年纪,但隐约还能看出来年轻的时候样貌不俗。大概是母亲去世的早,她对这个年龄的女性总会觉得特别亲近。宁奚原本不爱喝牛奶,但看到她跑过来的样子,还是道了声谢接过来喝了几大口:“谢谢阿姨。”

      “没事,快去上学吧。”

      眼见宁奚背着书包走出去,她将宁奚昨天换下来的衣服稍微一迭放进了洗衣间里,接起电话对着那边小心地说了一声:“好的,好的……我马上过去。”

      这次的雇主有些奇怪,只说来这家做事会给她四倍的工资,但要求就是她对宁家只要一半的工资,并且要照顾好家里的孩子。虽然要求奇怪,但报酬丰厚,且那家的女儿又乖巧懂事,所以她也算安安稳稳做了近半个月,这还是背后的雇主第一次提出要见她。

      见面的地点在距离宁家附近不远的一个茶社里,她跟着侍者有些拘谨地进了门,被尹喆进了第一间包厢。垂下的竹帘隔绝了大半外面的光线,她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左右看了看却不敢坐,直到身边似乎是助理模样的人提醒她坐才慢慢地坐下去。

      对面的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手上似乎盘着一串特殊的珠子,他指尖磨动,将那串珠子轻轻放到桌子上:“您不用太紧张,我只是想向您确认一下情况,毕竟那个家里现在就一个女孩,所以免不了多问一些。”

      对方的声音虽然听着冷淡,却不同于以往有些盛气凌人的雇主,她点了点头:“是,您尽管问。如果是要问那家的孩子,她每天放学都会按时回家,虽然刚来的时候发现她不怎么爱好好吃饭,但是最近已经能按时吃我做的菜了……我每天也都变着花样给她做菜,毕竟您给的薪水实在是太高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心。

      “好,那还要多麻烦您了,”他似乎轻轻笑了一声,“小孩在上高中,又快高考了,正在长身体,不能缺营养,要麻烦您在这方面多费心思了。”

      “那是一定,那是一定,”她点了点头,好像是犹豫了一下,“不过我有句冒昧的话想问,那孩子和她爸爸住在一起,她说她爸爸最近在忙工作,所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我想知道您和她是什么关系,嗯……她是个女孩儿,所以我得确定您是不是……”

      对面的男人虽然说话得体,但是总透着一些莫名的威压,让她无法对他说的话提出一些反驳。宁奚毕竟还是个女孩子,要是被别有用心的成年男人这么关注实在是有些——

      是不是坏人?

      一旁的助理轻轻吸了口气,刚要说什么,就被谈策抬手止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