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奔跑

    

      监狱建在郊区,从这里过去还要近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宁奚紧挨着车门坐好,手腕上的手镯轻轻碰了以下车门,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谈策看她一眼,两个人之间距离空的很大,她像恨不得能躲的越远越好。

      他搭在腿上的手动了一下,伸手捏住她的手腕。宁奚只稍微抗拒了几秒,便放弃了继续挣扎的念头,由着他握紧自己的手搭到他腿上。谈策指腹的温度很冷,状似无意地摩挲着她的掌心,由此滋生的热度让她忍不住有些手心发痒。

      “今天和b市合办的的古玩贸易会就在前面的那条街上,听李峤说你打听过这件事,想去看看吗?”谈策语气很淡,低头看着她嫩白的掌心。职业原因,她很少涂指甲油,手指纤细,指尖圆润,带着微红的健康的色泽。软的没有骨头似的,只有动手扇他的时候好像才会使上几分力气。

      她乐意做戏的时候,可以做的比谁都好,不乐意的时候,就连一点的伪装也不愿意动心思。

      就像现在这样。

      宁奚听他提起,心里蓦然一动。她回想着那天被叮嘱的话,稍微迟疑了几分,转过头去看他:“你陪我去?”

      “难得出来一次,陪你转转,”谈策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是想从她的表情中看出什么。可只不过是几秒,他移开了视线,低头捏紧了自己手上的那串珠子,声音冷静的没有任何起伏,“机会难得。”

      贸易会一直是传统,每两年举办一次。对某些喜欢从民间找好东西的人来说,贸易会也是一个很好的收货场所。毕竟到底是古玩还是文物,在隐晦的密语下,有些时候很难说清。

      她透过车窗去看路南折过去的那条街,里面人头攒动,一眼望过去几乎快看不清展示的古玩。

      “下车。”

      谈策今天没让保镖跟着,她回头看了一眼车上的李峤,没有挣脱被他握着的手:“只有我们两个人?”

      “人太多,不方便,”谈策看了她一眼,指腹按了按她的掌心,低头的片刻不知在想什么,“进去吧。”

      谈策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这她倒是也很清楚。之前谈恋爱的时候,他勉强陪着她来过一次贸易会。当时怕她被人流挤丢了,他牢牢地握着她的手,虽然最后还是差点被人流冲散,但好在他握得够紧。

      可以一直走到路的尽头。

      故地重游,她心里不知怎么的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低头看向两人手掌交握的地方。从人流中挤进去,他将她护在身前,随着人流慢慢地向前走。她手心似乎出了一层薄薄的汗,耳边充满议价和挑货的声音。

      她在人流中看向旁边的摊位,踉跄了一下被他扶稳。她被挤的向前一撞,被裹挟着向前走了几步,握紧她的那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他手指离开的瞬间,宁奚下意识地回头望。他站在几个人之后,在一片嘈杂中看向她的眼睛,似乎是轻轻地张开了嘴。

      模糊间,她看清了那个口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