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2

    他声音好听,只是透出冷淡的意味,连这种话说出来都让人感觉不到有多少调笑的意味在。宁奚稍微愣了一下,手指向他裤边移了移,倚着沙发贴近了他的身体,语气依旧是懒洋洋的:“你没操过,怎么知道我禁不起?”

    身边人闻言终于是皱了皱眉,她抬眼盯着他的领口看,视线从他的脸滑到喉结,再继续向下延伸到他微开的衬衫领口里。其实她是有点心急的,不过对付谈策这种人太急了只会得不偿失。

    谈策低头看她的手,她没涂指甲油,手指白皙又光滑。那细细的手指正搭在他的裤子上,也不向里动,只是指腹时不时揉搓一下他西裤的布料,看起来像悠闲的调情。

    “你帮我查一下我爸的事情,我就归你喽,保证活好不粘人,”宁奚咬了咬唇,凑近他的耳边说话,将声音压低了,“你要不要试一下?”

    他侧眼看她嫣红的唇,眉头紧紧皱起来。

    宁奚点了点自己的唇,歪着头看他。

    “宁奚,松手,”他语气没变,却好像冷笑了一声,看向她带了一点醉意的眼眸,“我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没有立刻赶你出去,松手。”

    宁奚心想,是不是长相相似的人连脾气都差不多。明明是冷淡到极点的人,对人对事面上却还能笑的有来有往,能把话说的最漂亮,也能把事做的最干净。她手指没动,想着他下一秒大概就要来折她的手腕了,便低头笑了笑。

    “你不用看他的面子,他现在进去了,是死刑还是无期都不好说。树倒猢狲散,我都沦落到要四处求人的地步了,你何必还看他的面子,”她故意将话说的轻松一些,连语气都多了点茶味,“反正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跟谁也是跟,你不帮忙,我找别人就是。”

    宁奚一面说着,手却一点不老实,继续往他腿上放。谈策伸手捏住她向里摸的手腕,两根手指轻轻一捏就让她痛呼出声。包厢里的灯本来就在逐渐亮起,又因为这声暧昧的声音,让所有人都循声向那个方向看去。

    暖黄色的灯光落下来,只见对面的女人漫不经心地晃了晃纤细的小腿,手依旧搭在男人身上,脸上还有未褪去的潮红,说不清的暧昧。

    一众人都是先讶异,而后纷纷移开了目光。虽然是寻欢作乐的地方,但什么人该惹什么人不该惹还是有数的,于是大都继续低着头聊天喝酒。

    乔钰坐在正对着沙发上,眯着眼看了看不远处的女人,怔了一下待看清以后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对着对面的人轻轻笑了一声:“宁大小姐?不是家教甚严,从来不屑来这种地方吗?哦也对,现在你爸进去了,是没人管你了。可惜了宁书记啊,非要去做贪官,进去不是迟早的事吗?”

    包厢里瞬间变得落针可闻。

    宁家出事以前,宁奚很少露面,所以见过她的人不多,只听说是长得格外好看。刚才都不敢仔细看,听到乔钰的话众人才重新抬起头借着灯光去打量她的脸。宁奚生得白,唇红眉细,一张脸完全遗传了母亲的精致,眉眼清清冷冷生得像江南女子,因为很少有表情所以总显出点冷意来。

    原先传闻里高傲的人此时出现在这种场合,还看起来像是马上要委身于人的场景,确实很难让人不多想。这个圈子里本来就好看别人的笑话,今天谁倒了,又是一个饭后谈资,便都饶有兴致地看向宁奚。

    宁奚其实刚进门就注意到乔钰了,只是懒得在意。听到这话,她将搭在谈策身上的手稍微收回来了一点,抬头望向乔钰的脸,忍不住笑了一声:“还没公审呢,你就知道我爸是贪官了?我们家风是一般,是比不上你们家。你妈偷人,你老婆也偷人。”

    她口齿清晰,清亮的声音像响雷一样在包厢里炸开。乔钰的脸色瞬间涨的青紫,四周也响起几声奚落的笑声。宁奚不用抬头也知道他下一秒要干什么,果不其然,对面的人重重地砸下酒瓶,站起来就走到了宁奚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