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再接再厉

    谈策本来脸上没有表情,听到这话反而笑了笑。他抽出手从她两边脸侧捏住她的下巴,指腹轻轻按了按:“宁奚,你有没有一点羞耻心?”

    说骚话还要什么羞耻心啊,更过分的话她还没说呢。宁奚笑嘻嘻地碰了碰他的脖颈,向上坐了坐,低头去嗅他身上的味道:“怎么了嘛,你帮我,我给你好处,天经地义。”

    她眯着眼去看他的喉结,手指忍不住摸上去,指尖轻轻颤了颤。想啃一口,听他喉咙里发出难耐的声音,想看他这副高高在上的脸上流露出动情的欲念。她凑上去,舌尖抵着他滚动的喉结舔了一下,嫣红的舌尖颤抖着由上及下舔舐,嘴唇上下相碰就溢出淫靡的水声。

    谈策微微一顿,看着她一路吻到脖颈,低头身后轻轻捏住她的后颈,没怎么用力气,却足以让她抬头睁眼看他。

    “宁尚海就教了你这些东西?”谈策一只手向下,手掌隔着她的那层布料托出那团快冒出来的圆润,声音有些哑,“你叔叔生前说你乖得要命,你就乖成这副样子?”

    宁奚被他捏的身子猛然抖了一下,发红的眼睛盯着谈策看,呼吸顺着他的胸膛低下去:“我不对别人这样,只对你这样。”

    宁奚把谎话说的驾轻就熟,眼尾都带着勾人的媚意,偏偏她长了一张清清冷冷的脸,让这份多余的媚色显得更加吸引人。

    谈策抬起她欲继续向下窥探的脸,一手扣着她的腰压她下去。宁奚也不挣扎,顺着他的动作躺下去,小腿勾着他的腰,手还搭在他的脖颈上,眼神里尽是迷乱之色:“这些话我只对你说,谈策,谈策——”

    她仰起头要吻他,被他几根手指堵住了唇。谈策低头看她,唇边带着一点笑意,像是要看透她一样,眸子一动也不动。他指腹擦过她的唇,盯着她看了几秒,随即从容地起身:“宁奚,你玩这套还不够熟练。”

    他松开她的手腕,坐直了身子,顺手点了一根烟。

    他除了衣服稍微皱了一点,其他地方简直没有丝毫变化。宁奚看了看他,在瞬间有些恍然。虽然知道世界很大,相似的人很多,但从长相到性格都这样相似的人,她从来没有见过。

    欲擒故纵,柔弱卖惨,她之前从只用过一次这种手段。对付什么人就用什么方法,他连不为所动的样子都和那个人一模一样。

    “我是真心的,”她弓起腿坐起来,靠着座椅去看他,“谈策,比起其他人,我当然更想依靠你。”

    她说这话时声音不似刚才娇软,也退去了那种意乱情迷的色彩,好像只是单纯的陈述。她声线其实是有些冷的,说话的时候听起来总是不太高兴的样子。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够了够他的衣角:“我们家现在就剩我一个人了,我之前很少和爸爸熟识的人接近,所以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你要是能帮我,我会比其他人帮我更高兴。”

    谈策点了点烟灰,侧眼看向她的脸。

    “要不然我也不会先找你,”她抿了抿唇,瞪着大眼睛看他,“因为我看到你的时候,就很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