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白嫖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摸什么宠物。

    宁奚低着头,在心底悄悄骂了谈策一句,两只手扒开了他黑色的内裤。她跪伏在他的腿间,从内裤里弹出来的东西便打到了她嘴边。一只手快环不住的巨物,她眼前黑了几秒,颤抖地用手扶住那饱胀高耸的巨物,张开嘴轻轻含住硕大的头部。

    比起之前见到的他,现在的他更像是完全暴露的凶兽,抓着她的手臂上暴出了两条青筋。完全不容她后退的力道,压着她使劲向下吞去。

    她唇色红润,艰难地向下吞了几秒,将小嘴快撑成了一个圆形,唇角拉出一道淫靡的银丝。可能是因为谈策爱干净,连那东西都没什么味道,但依旧是很难含住。

    她舌尖舔着那道沟滑了滑,听到谈策喉咙里那声压抑下来的喘息,睁开眼看向他的眼睛。

    谈策上半身沁出了一点汗,她目光频繁地从他结实的腹肌上掠过,两只手扶住巨物,一点一点顺着向下舔,像含着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慢慢地吞吐。她技巧不足,只能顺着慢慢舔,越吞越深,被他按着头吞下了大半。

    外面是风声猎猎,她在庄严肃穆的寺庙里做着最下流的事情,丝毫不顾忌墙壁上还有注视着他们的各色佛教壁画。

    她咳了一声,牙齿撞上茎身,身体完全软了下来,一双带着媚色的眼抬头看他。谈策眯着眼,手指摩挲着她的耳垂轻轻捏了一下,她向前凑了一步,撒娇似得晃了一下纤细的腰,吐出他的东西:“太大了……含不住了……”

    舔了那么久,他一点没有要射的意思,她两腮都已经发酸了。宁奚舌尖环着茎身打转,眼睛里已经带了些水意,她摆着腰把胸送到他手上,呻吟着重重吮了一下那个布着青筋的凶物,向下缩着吞吐几下,在瞬间被谈策压着颈低头含向根部。

    眼前口腔里都是谈策的气息,她茫然地怔了几秒,被谈策有力的手压着向下吞吐巨物。他一只手掐住她的脖颈,在她口腔里撞了几下,捻着她眼角的泪猛然插弄数次。宁奚根本跑不得,正欲挣扎就被他抵着射出来。她呜咽一声,在谈策一声低喘中被液体堵满了喉咙。

    她呛了一口,颤颤巍巍看着谈策抽了出去,唇边喉咙里全是精液。顾不上咒骂谈策,她下意识就要吐出来,被谈策一只手环着腰强硬压到怀里,重重地被捏住下巴。谈策另一只手从她的脖颈移到沾着精液的唇上,似乎是笑了一声,声音低哑:“吞。”

    宁奚眼里都是被腔出来的泪,口腔像被磨破了一样疼,她抿着唇抹了抹唇边的精液,向下将他射在自己嘴里的液体尽数咽了下去,被压在他怀里的身体都跟着轻轻颤了颤。

    谈策靠着床边,捞起她发软的身体,看着怀里被折腾的眼尾发红的人,伸手揉捏了一下她胸前白嫩的两团。

    宁奚还没回过神来,她上下唇一碰,喉咙就有些发疼,几乎是眼泪模糊的看向谈策的脸:“嗓子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