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墨脱

    随着门关闭的响声,宁奚慢慢从床上爬起来。谈策说要送她走的时候,她刚醒,听到他话语里透出的大概是嫌她累赘的意思。她赤着脚跳下床,打开对面的窗户,忽然想学着谈策的模样抽一支烟。

    只是她不会抽烟,闻闻都觉得呛得慌。她抬头望向窗外,摩挲着指间的香烟。

    南迦巴瓦峰周围的云雾散了许多,能看到尖尖的山峰从雾中扎出头来,四周连绵的赭色山峰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南迦巴瓦在藏语里意为“燃烧天杵般的山峰”,很少有机会能一览整个山系的全貌。她来的路上看到雅鲁藏布江吞云吐浪,再一抬头就看到远处连绵的雪山。

    这是个好地方,在找到丹拓和玉璧之前,她得想办法留在这里。

    只是上一次见丹拓有些打草惊蛇了,现在肯定很难找到他。她想了片刻,还是拨通了那个电话。远处的云雾正渐渐散开,她捻了一下烟芯,在对方还没说话之前就开了口:“贺池,能查到丹拓现在在哪里吗?”

    和贺池联系后的两天内,谈策都没有再出现过。宁奚也不急,在李峤来把她送回去之前从宾馆逃了。她把背包扔上贺池的车,想象了一下谈策气得脸色发青的场景,一时间就有些愉悦。贺池在后视镜里看到她的表情,轻轻皱了皱眉。

    “宁奚,再有一个月就要封路了,你真的要去?”

    虽然知道宁奚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做,但他总是忍不住劝他。从小到大,宁奚总是言出必行,没有辜负任何一个承诺过的人。

    “一个月之内我可以解决这件事,”宁奚看着他把车开上国道,低头去翻自己的笔记本,“你送完我就回,不要耽误了你的任务。”

    如果不是一定要去,她是绝对不会和贺池有什么牵扯的。她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贺池正好抬头看她。镜中映出他的眉眼,她冷不防想到很多年前的他,慢慢将目光收回来,落到笔记本上的玉璧图上。

    “你要去的地方是墨脱,你一个人,”贺池语气重了几分,“你——”

    “谈策不会不管我的,而且丹拓现在是在做困兽之斗,他不想被那群人抓住,只有和谈策合作,但他一定是信不过他的,只有可能信任我,”宁奚说了一句,声音哑了一下,“而且我更不可能眼看着文物流到国外去,贺池,你是警察,应该懂我的感受。”

    墨脱位于雅鲁藏布江下游,以前被称作高原孤岛,通车以后的神秘性就少了一些。宁奚现在差不多适应了高原环境,到达墨脱后稍作休整就朝着卓玛拉山走。丹拓凭借自己的一些关系藏身于仁青崩寺附近。

    他继续藏身在这里迟早会被那帮文物贩子找到,到时候万一殃及到那里的僧人就麻烦了。贺池坚持送她上山,宁奚没有再拒绝。在刚刚到达仁青崩寺门前,看到门内与僧人交谈的男人以后她忍不住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