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无理取闹

    天微微亮,宁奚从床上爬起来。醒来以后谈策不在身边是很正常的事,她顾不上找他,简单地洗漱以后从床上拿起了自己的笔记。

    昨天在回想丹拓带来的那个虺龙纹玉璧时,她总隐约地觉得还在一个什么地方见过类似的东西。只要涉及专业的时候,她的记忆力就格外好,但是现在怎么也记不起在哪里还看到过。

    要是细细地回想,那天丹拓来找她看东西的时候语气有些古怪。圈内会看东西的人不少,他找到她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当然是有不像这件事被太多人知道的意图,可是丹拓知道了玉璧的价值以后,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还在寻找另一块成对的玉璧。

    大多数文物贩子都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地去关心这个,能把眼前看的到的利益拿到手才是最佳的选择。

    她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一边向院子里走去。昨天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来得及仔细看这座寺庙的外观。现在站在院子里看,寺庙整体的布局与藏区寻常的寺庙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她正想找寺庙内的僧人问些什么,就见远处一道小门内走进一个人来。

    宁奚最近的视力有些下降,一时竟然没看清来人是谁,直到他走近了便皱起眉来。

    “你……你今天不是还有任务?”

    贺池换了一身衣服,脸上有些疲倦。本来没来得及收好枪,怕宁奚见了害怕,便掩饰性地往身后一藏。

    “我看见了。”

    阳光正好,贺池揉了揉眉心,似乎不知该如何开口解释自己还留在这里。房前有几级高台阶,他顺势坐下,不至于使宁奚还得仰着头和他说话,把手中的枪向一边收了收:“半夜接到消息,有一个我们正在追捕的人逃到这附近了,我正好在这里就留下了。”

    宁奚没说什么,她已经很久没和贺池好好说过话了。能见面的次数也屈指可数,自从宁家倒台以后,她更是处处躲避着外面的人,现在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还真是让她意想不到。

    累了一夜,他本能地想点支烟歇一歇,只不过宁奚在身边,他拿烟的动作到底是停住了。

    “宁奚,这里太危险了,虽然你不爱听,我还是建议你尽快离开,”贺池迎着阳光微微闭了一下眼睛,想缓解一夜未合眼的疲倦,“我可以送你回林芝。”

    宁奚正想着怎么能从丹拓口中问出实话,冷不丁听到这话,侧骨侧过脸看他。

    即使这么多年过去,贺池其实看起来还是老样子。他中学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温和又博学的模样,成绩总是第一,待人接物都不像那个年龄的孩子。他不怎么显年纪,已经工作了看着还像少年时候的模样。

    目光,语气,什么都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