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心里有我

    丹拓喝了一口水,碗边红褐色的污迹和水混在一起顺着他的嘴角流下来。他轻吸一口气,肺腑得到了滋润,贪婪地大口喝着来之不易的水。李峤歪了歪头,示意喂水的人让开,自己在丹拓身前站定:“怎么样,想说了吗?”

    丹拓蜷缩在地上,因为长时间滴水未进,人已经虚弱到了站不起来的地步。即便如此,他还是摇了摇头。一边的人见状就要踢上去,被宁奚不大不小的声音叫住。李峤回头看,只见宁奚端着碗往这边来,瞥了一眼打算对丹拓动手的男人,微微俯身去看他的脸。

    “丹拓,我是宁奚,你还喝水吗?”

    一边的男人正欲说什么,被李峤用眼神制止了。他现在大约清楚宁奚的性格,她要做的事恐怕拦不住,况且谈策还惯着她。他往后一看,谈策果然就站在不远处,他心领神会地带着自己的人退到一边:“您请。”

    宁奚端来的是一个干净的碗,她把热水吹了吹凑到他的唇边,蹲下来和他说话。丹拓见是宁奚,警惕的眼神像是稍稍松了一些。他迟疑着向前动了动身体,唇瓣犹豫地贴到了碗上。宁奚端着碗,轻轻叹了口气:“你迟早要说的,以你现在的处境,不是被我们这些人抓住就是被外面在找你的人抓住,你能跑去哪儿?”

    丹拓嘴唇动了动,目光落到李峤一群人的脸上。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宁奚见他这样子也不勉强:“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找我,不过还是快点比较好。我等得起,有些东西等不起。”

    这句话好像蓦然刺中了地上的人,他身体抖了抖,脸贴向了土地。

    宁奚把碗交给一旁的李峤,径直朝着谈策的方向走去。白天的风也见冷了,宁奚走过去握住谈策的手。小小的手根本包不过他的手掌,却还是执拗地握住。谈策向外抽了抽手,低头嘲道:“这就是你劝他的办法?”

    宁奚没答他的话,反而更用力地握住了他:“谈策,你手好冷,我给你暖一暖。”

    谈策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他低头看宁奚,她也抬头看他的脸,然后迅速踮脚在他唇边啄了一下。撒手也是一瞬间的事情,宁奚像逃跑一般飞奔进了屋子,没有留意到刚刚他微微俯身的动作。

    谈策看着她跑远的背影,手指捻了捻唇角。宁奚涂的润唇膏是淡淡的草莓香,也就这些小技俩她以为不会被戳破。他忍不住一笑,撞上李峤匆忙避开的目光。

    “……老板。”

    也算是光明正大地看到老板被强吻了,李峤心虚地摸了摸鼻尖,走到谈策身前规矩地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