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你是谁

    李峤一边抽烟,一边往丹拓身上了扔了一床旧棉被。夜里静,小屋里四五个人围成一圈,为了防止丹拓逃跑,几个人是轮班看守。李峤手底下的人虽然都肯吃苦,但一连在这高原上折腾好多天了,身体未免有些吃不消。

    男人往水杯里倒了些热水,看了一眼身边的李峤:“李哥,我看这小子挺听那宁小姐的话,你要不和老板请示一下,让宁小姐再过来和他谈谈?”

    不说这事还好,一说李峤就头疼。他碾灭手里的烟,裹紧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还说呢,宁小姐上山的时候手上蹭破一点老板都心疼坏了,怎么可能再让她过来,你就净想着这些好事儿。”

    “这……看着也不像……”

    “有些事不是用眼睛看的,多长点儿心眼儿,”李峤抽出一支烟递给他,“哥几个辛苦一点,老板不会亏待你们。当然这小子的事儿很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宁小姐的安全,都打起精神来,随时盯着。”

    宁奚趴在床上,用钢笔在本子上画着玉璧表面的纹样。这是她的习惯,遇到拿不准的事情就会反复画这样东西。墨水有限,蓝黑色的墨迹一点点晕开,她余光瞥到谈策看她,转过头去展开自己的笔记:“我画画好看吗?”

    谈策移开目光,没什么表情:“凑合。”

    谈策的冷言冷语这些天她已经习惯了,也并不在意,拿着本子就坐到他腿上。谈策一只手掐住她的腰,顺势提起了她滑下去的外套,没推开却也没抱着,淡淡瞥了一眼宁奚微红的脸:“下去。”

    宁奚把他的话当耳旁风,就觉得他怀里暖和,怎么贴都不够。她估摸着谈策虽然嘴上硬了点儿,还不至于直接把她赶下去,就更大胆地坐到他的腿间,扒开笔记本给他看:“你看,这是……嗯……”

    她话没说完,腰侧被他重重掐了一下。她疼得轻嘶一声,皱着眉回过头:“你把我掐坏了,谁给你生孩子?”

    谈策怔了一两秒,像是被她的话逗笑了,手掌还叩在她的腰上:“你?”

    宁奚贴着他,两只手不老实地在他身上摸索一下,看向他的眼神真诚无比:“我说了,我会给你生……嗯……疼……别掐我嘛。”

    她说任何话都显得真诚,这是宁奚最擅长的事情。谈策没说话,手上的力道却越来越重。宁奚脊背白皙优美,他的手顺着她的脊柱向上按,手上的热度蜿蜒在她背上爬。

    宁奚喊疼,他不停手,最后用手掌卡住她那节雪白的颈,按到她眼圈泛红。

    宁奚倒不是有多痛,只是装乖卖惨太娴熟,眼圈就真的红了。谈策卡着她的脖颈强迫她抬头,右手的指腹掐住她的下巴,看着她泛红的眼圈,语气依旧不紧不慢:“生孩子比这疼多了,宁奚,少说这些你做不到的事情。”

    宁奚心想着调情的话他怎么还认真起来,刚要说什么,就看到他带着些许嘲意的目光。

    “是不是谁给你点好处,你就能张嘴说要给他生孩子?”

    他给她什么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