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合作

    不对,她不应该这么说,或者说不能这么说。

    宁奚刚说完就后悔了,兴许是谈策察觉到了什么,在故意试探她呢?她心底不知为什么生出一种难言的慌乱,好像马上就要失去眼前的人一样。终究是理智占了上风,她停顿一下,呼吸有些乱了:“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

    她话还没说完,被谈策的一声轻笑打断。

    大概是对他这种声音太熟悉了,她好像猜到了他要说的话。谈策这种人习惯了居高临下,大多数时候连轻蔑的表情也不屑有。在绝对的权势的背景下,他拥有的太多,所以好像对其他的事情没有太大的欲望。

    不需要,也没意义。就像她第一次看到他时那样,他冷淡,没有任何情绪的目光盯着她。

    “宁奚,是不是谁对你稍微好点儿,你都觉得意外?”谈策语气懒洋洋的,目光从她脸上掠过。

    宁奚已经尽量不被他的话所影响,但还是被他的话刺得心里发疼。以她一贯的作风,不嘲讽回去是不可能的,可看着谈策这张脸,她却说不出那些话来。

    谈策的脸在昏黄的灯光下蒙着一层淡淡的光辉,宁奚太清楚这张脸的轮廓,从这张脸的主人嘴里说出任何话都能轻易地刺痛她。

    她直了直腰身,手指攥着枕头,声音听起来却是平稳如常:“是,你说得对。谁对我好点儿,我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她转过身去,尽量用被子把自己裹紧。

    宁奚睡前喝的草药似乎起了作用,他并不说话,在黑暗中等待着她逐渐平稳的呼吸。李峤准时在外面敲了敲门:“老板,那边有消息了。”

    谈策淡淡应了一声,低头借着灯光去看宁奚的脸。草药发挥的作用有限,但让宁奚在短时间内睡着还是不错的。他伸手探了一下她的呼吸,确认她睡熟以后才点起了烟:“进来。”

    “老板,”李峤呼了口气,搓了搓发冷的手掌,“那边的消息说,丹拓这次东西的买家就在那附近,不过目的是什么还没查清楚,已经在追查了。”

    “知道了,最近找个合适的时间把宁奚送回去,”谈策看着宁奚的脸,伸手掐了掐她的脸蛋,“她不能再留在这里。”

    放回去也担心,放在身边更担心。他摩挲着手腕上的玉珠,想着宁奚刚刚的话,手上力度之大几乎快将这串玉珠扯断。李峤心惊胆战地看着谈策摩挲那串玉珠,吓得只敢应声:“时间是有,只是宁小姐她……”